我在大宋卖火锅[种田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司南当众出柜, 把刘氏和崔实雷了个外焦里嫩,劝他娶三娘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。

  司南清静了,腾出手来收拾胡氏。

  胡氏说把于三娘藏到了城外, 这话骗得了刘氏,却骗不了司南。

  槐树主动请缨,去救三娘。

  司南放心地交给了他。

  槐树在无忧洞待了那些年, 不是白混的,汴京城的三教九流没有他不认识的, 大事兴许办不了,找个藏在犄角旮旯的小娘子, 比官府还好使。

  这不, 消息传出去没多久, 就有几个半大小子颠颠地找他报信。

  “槐树哥, 您要找的是火锅店的三娘子吧?我和铁头昨儿个瞧见了,她被关在城东浣衣坊, 有个姓徐的婆子看着。”

  槐树没怀疑,只稳重地点了点头, “上车, 带路。”

  几个小子嘻嘻一笑,争先恐后地坐上三轮车。手摸摸这里, 碰碰那里, 新奇得不行。

  槐树并不阻止,只沉着脸往前骑。

  到了地方, 不用他说,小子们便猫着腰从狗洞钻进去, 往徐婆子碗里下子一大包泻药, 等她捂着肚子去了茅房, 槐树才翻墙进去。

  挟屋的窗扇已经被小子们撬开了,槐树一眼瞧见于三娘正被五花大绑地捆在床上,眼上绑着黑布,嘴里塞着麻布,头发衣裳乱糟糟,憔悴了不少。

  虽样子憔悴,精神头却好得很,即使被堵着嘴依旧不屈不挠地呜呜叫。

  槐树连忙扯了麻布,把人抱起来。

  于三娘偏头,一口咬在他手上。

  槐树疼得直吸凉气,还要温声安抚“别怕,是我……”

  于三娘怔了下,把头抵在他肩上。

  槐树僵住了,一瞬间脑补出小娘子很柔弱很无助地掉眼泪,他像个爷们似的安慰,于三娘一感动,就答应嫁给他……

  刚刚脑补到洞房花烛夜,就见于三娘借着他的肩蹭掉了蒙眼的布巾。

  只是……蹭布巾?

  槐树裂开了。

  于三娘挺着腰,跟他碰了碰脑门,“傻了?就这么眼睁睁看我被绑着?”

  “哦哦,这就解开。”槐树揉揉脑袋,慌手慌脚解绳子,心里那个失望啊!

  ——说好的很柔弱很无助呢?

  于三娘已经一天一夜不吃饭了,很虚弱,为了不让槐树担心才勉强打起精神。

  胡氏之所以要把她藏起来,一是怕她寻死觅活,二是忌惮司南。

  当年她家乡遭了灾,一家人都饿死了,她凭着一股狠劲活了下来,跟着流民进了京,就是在这家浣衣坊工作。

  徐婆子跟她一样是个胆肥的,什么钱都敢挣,胡氏这才找上她。

  “得罪了。”槐树扶住她的腰,想把她抱起来。

  于三娘垂头脸,低声道“我自己走。”

  槐树一本正经“你被绑了这些天,走得慢,别还没出门那婆子就回来了。”

  于三娘咬着唇,只得默许了。

  只是表情不大自然,到底受了流言的影响。

  槐树却满心欢喜,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像郡王大人一样淡定又拉风。然而,太紧张了,出门的时候差点绊倒。

  于三娘扑哧一笑。

  槐树涨红了脸。

  那股难言的尴尬顿时散了。

  小子们挤眉弄眼,“见过小嫂嫂。”

  这下,换成于三娘脸红了。

  槐树一乐,掏出事先准备好的钱袋,扔给他们。

  几个小子下意识接了,发现是钱,不仅没高兴,脸色还不大好,“这不是打哥几个的脸嘛!”

  槐树道“拿着吧,眼见着天就冷了,买几件冬衣。”

  “用不着。”对方执意还了回去,“槐树哥若当真是为了给那几个小的买冬衣,直给买来就好,用得着拐这么大弯?”

  另一人也道“咱们几个从前就没少受槐树哥照拂,你如今日子过得好了,也没忘了兄弟们。兄弟们不过顺道打听了些小事,用不着拿钱。槐树哥,你这是瞧不起人。”

  槐树抱了抱拳,“我的错,再也不会了。”

  顿了一下,又道“我师父打算组个‘外卖公司’,专门跑腿送餐,你们若有意,这些天常去火锅店溜溜,能不能选上,各凭本事。”

  小子们眼睛一亮,“若选上了,可有小飞车骑?”

  槐树点头,“自然是有的。”

  小子们顿时充满干劲,再三保证一定好好准备,不给槐树丢脸。

  直到俩人走远了,还听他们在后面喊“槐树哥慢走!小嫂嫂慢走!”

  于三娘羞得不行,凶巴巴地打槐树,“你跟他们说了什么?”

  槐树笑呵呵,“这你就冤枉我了,我可啥都没说。”

  于三娘气恼“你没说,他们能乱叫?”

  槐树继续笑,“小子们的眼睛是雪亮的,瞧着咱俩合适呗!”

  “你——”于三娘一巴掌拍在他背上,“从前怎么不知道你这般油嘴滑舌?”

  槐树笑,“我不是对谁都油嘴滑舌。”

  只有在喜欢的人面前话才会变多,脸皮才会变厚。就像郡王大人。

  于三娘听懂了。沉默片刻,低声道“我和大郎哥……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  “我知道。”槐树毫不犹豫,“师父心里已经有人了,不可能瞧上你。”

  于三娘……

  并没有被安慰到!

  槐·直男·树丝毫没觉得这句话有什么不对,转头说起那天的事“你扯衣裳的时候我没拦着,也没给你披回去,你没生气吧?”

  于三娘一哂,“就算气,也不是气你。”

  而是气老天不公,为何让她摊上那样一个亲娘!

  槐树耿直地解释“我没拦你不是不在意,就是觉得吧,你做得对,我不想拦。”

  于三娘一怔,“你真觉得我做得对?”

  胡氏可是气疯了,邻居们也没少说闲话。就连最疼她的大姐姐都唉声叹气,生怕她名声毁了,嫁不了好人家。

  槐树却朗声道“极对!极痛快!换成我可想不到那一招。我跟你说,三妮,但凡你是个男的,不是大官就是将军。”

  于三娘眸光一闪,有晶莹的东西从眼底冒出来。她吸了吸鼻子,不许自己哭,只轻轻说了句“多谢你。”

  槐树咧着嘴笑笑,灵活地绕过一个小水洼,没颠到后面的小娘子,得意地吹了声口哨。

  于三娘破涕为笑,又在心里说了句“多谢”。

  多谢此生,遇见你。

  槐树把于三娘救出来,没回家,直接去了凤仪楼。唐玄在这里给司南留了个雅间,比火锅店还安全。

  于三娘披着斗篷,没让人瞧出来。

  司南给她点了一桌温软好消化的吃食,耐心地等着她吃饱了,这才说起了正事。

  “就是这么个计划,你要不愿意,我也有别的法子,不用勉强。”

  于三娘摇摇头,一脸坚毅,“大郎哥,我不蠢,我知道,你之所以如此筹谋其实是为了我的名声。就像你说的,这件事必须彻底闹开,只有闹开了,才能搬上台面,还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在大宋卖火锅[种田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乡村往事只为原作者孟冬十五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孟冬十五并收藏我在大宋卖火锅[种田]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