姑娘你不对劲啊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晚上,邢沅芷回到邢家,和父亲说了退婚的事情。

  “唉,何至于此,何至于此啊。”邢文兴是个性格懦弱的中年男人,其实并不是很赞成退掉这门婚事——总觉得对不起老友程清河。

  不过他女儿号称“邢家清凤”,还未成年便是九品中的位阶。说实话,那位已经沦为寒门的老友之子确实配不上。

  有一说一,寒雀怎可配清凤?就算是父辈的约定,如今已生危害,又何必让子女承担?

  见父亲面色踌躇,邢沅芷便将补偿也说了,主要是每月1万元的生活补偿金。

  于是邢文兴脸色渐缓,点了点头,这事便任由女儿做主。

  自从妻子过世后,邢文兴基本就不参与家事和族事了,每天就是像个废人般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一切外事全都交给女儿来处理。

  邢沅芷当然也是极有主见和手腕的,既然她打算解除婚约,对方那边也认可答应了,那就这样吧。

  和父亲道了晚安,由侍女伺候着洗漱完后,邢沅芷便让她们退下,自己上床歇息了。

  闭上眼睛,脑海里忽然闪过程晋阳那无神的瞳孔。

  刹那之间,她有些微微的不忍,但很快又被理智驱散了。

  联姻,讲究的就是个门当户对,既然程晋阳的家世已经配不上她,那么当然是早分早好。

  就算勉强成了,没有程家的支持,他在邢家的地位也相当于入赘,那样对已故的程清河叔叔而言,才是更大的羞辱。

  这样想着的邢沅芷,很快便理智地说服了自己,心安理得地睡去了。

  意识渐渐陷入了深渊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程晋阳在梦里睁开眼睛。

  他就地一个翻滚,闪开可能出现的袭击。

  以前就有刚进入梦里立刻被杀的经历,导致他在噩梦里完全就是惊弓之鸟,任何可能的危机都要防范起来。

  然而这次的噩梦,却和以往的场景有所不同:并不是苏理理死亡的那个夜晚,充斥着鲜血、火光、妖魔和绝望奔走的人类。

  而是某个黑暗的密闭房间。

  翻滚离开原来的位置,程晋阳立刻控制呼吸,小心翼翼地在地面上爬行起来,移动时注意不发出任何声音。

  然后,他便听到了微弱的喘息声,带着某种强忍着呜咽的低低哭泣。

  在右边……距离大概两米。

  程晋阳默默避开对面,向左爬行,直到碰触到墙壁为止,然后开始摸索着寻找趁手的武器。

  外面忽然响起了谄媚的声音,听上去是个女人:

  “那贱种不是我生的。亲爱的主人,你要知道我心里只有你……”

  “那你为什么要嫁给邢文兴!”紧接着响起个狂怒的男声,听声线已经歇斯底里了。

  “也不是我愿意的,是家里人……”女人便嚎啕大哭起来,而男人则是毫不留情地用各种恶毒语言辱骂着她,仿佛要彻底击垮她的尊严般。

  接着外面便响起细细的喘息声,听得程晋阳脸色一黑。

  尼玛,这不是噩梦吧?什么鬼!

  突然男声再次响起:

  “不行!想到你和邢文兴生了女儿,我就完全没有办法提起劲来!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,然后杀了我自己!”

  女人连忙又是告饶,又是讨好,言语卑贱得几乎无法入耳。男人则是一边继续用言辞侮辱她,一边给了她几个响亮的耳光,叫道:

  “你这母狗,叫你女儿出来伺候我!”

  于是女人便摸到门边,开始一边旋转上锁的门把手,一边央求说道:

  “阿芷……阿芷出来一下好吗?妈妈给你看个好东西……”

  “妈,你别这样!”房间的黑暗里,离程晋阳不远的地方,立刻响起个惊慌失措的稚嫩声音,带着隐隐的压抑哭腔,“爸爸呢?你为什么要带陌生人进家里?你快叫爸爸回来!”

  “阿芷,他不是陌生人!他是妈妈的朋友!”似乎是男声又在不耐烦地抱怨了,外面的女人连忙迅速拍动门板,语气渐渐焦急严厉起来,“开门!快开门,阿芷!”

  “不,我不开!”那声音也叫嚷起来,声线让程晋阳觉得有些奇怪的耳熟,“求你了,妈。我知道你要做什么,求你了……”
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姑娘你不对劲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乡村往事只为原作者幽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幽祝并收藏姑娘你不对劲啊最新章节